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

漂亮的暑期工

這個夏天,來了個暑期工。

女仔,九十後,英國畢業回來,之後還進修兩年短期法律,才可考PCLL。這個暑假,來了公司,跟了我個多月。

2017年8月2日星期三

奇怪的司機

我一向寫很多的士司機的事。

基本上,我已經以為我再沒有東西好寫,因為已經寫得太多,也見盡那些的士人和事。吵又吵過,罵又罵過,打又打過,都沒有什麼好話題了罷?

今晚坐的士,又遇上一個正的。


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

狀元為何偏愛醫科 (二)

人生,可以有不同的際遇、環境、條件來改變。

以我到目前的觀感,一個小子若純粹以學術上,或目前的考試機制上,最能或以最大程度改變人生上進的,就是讀醫,行醫。

我寫這篇文章,叫《狀元為何偏愛醫科》,其實不一定是稱讚醫科。以下的觀感,是我過了半個人生,從中學到大學,再到社會工作多年,得到的結果。


2017年7月17日星期一

狀元為何偏愛醫科 (一)

新屆DSE狀元,齊齊說要報讀醫科或牙醫。

聽到有不少人討論和爭議,為何我們每屆的狀元們,幾乎大部份都是去選醫科做,就算是跟醫科齊名之法律科,都未得一眾狀元的青睞,我認為,這是不難理解的。


2017年7月16日星期日

談DSE

最近,回學校做有關輔助學生升讀大學的事項。

給些經驗,沒有什麼大不了。見的,是準備考DSE的學生。撇除參與學生的質素,總覺得,一試定生死的中學生,始終與當年中學有兩個公開試的學生,嫩幼一點。


2017年6月28日星期三

從出前一丁到福字麵

最近有朋友,在面書上大發雷霆。

他刊出了,一封投訴電郵。他是《吉野家》的長期顧客,天天都幫襯早餐,最愛吃那個早餐的麵。不過,麵的質素,由最初的出前一丁,降格到香港出產的公仔麵,再到近來的福字麵。他氣憤難下,作出投訴。



當然,由出前一丁到本地公仔麵再到老牌子福字麵,是否一定是解作「降級」,因人而異。為我來說,福字麵可能比出前一丁還好味。不過,從成本來說,或從正宗日系即食麵擁護者來說,出前一丁到福字麵,無疑一定是降級。

這次,我並不是要討論哪款麵好味與否的問題。而是,食肆食品被降成本的問題。

2017年6月17日星期六

救命之P波!

如我無記錯,我應該是在二零零二年,考得車牌。

這十五年來,基本上在港我根本沒有駕車。只是在去澳洲探主子時,才動下兩手。

事隔十五年, 我才買了人生第一部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