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內地「CALL」車

週末剛剛,上了廣州

廣州,都有十年左右。主要是因為朋友在內地娶妻,然後生下一個,又生多個,成了個家。我們是好朋友,我對兩位朋友的囡囡,猶如姪女一樣。而且,看著她們,由嬰孩到少女時代。

這些年,廣州和大陸的發展,一樣快速。同樣,問題也開始多多。當中一樣,就是市內之「的士」,即他們的計程車,或打的,嚴重不足。

這個問題,就和香港的,相映成趣。

2017年3月16日星期四

這一期的點滴

一連兩晚的客戶商業飯局,讓我透不過氣。

頭一晚的,飲得昏醉,帶著闌珊的腳步回家。和以前不同,以往回家,洗刷也來不及,就往往掛在床上,一睡不醒到明朝。醒後,還會聞上昨晚的宴會惹上酒味,煙味等等。

現在回家好多了。您一開門,您的太太就會來輕扶著您。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沒有蜜月

很多朋友問我,去哪裡渡蜜月。

我答:「哪裡也沒有去。」

今時今日,我個人覺得渡蜜月已經很過時罷?還有人去的嗎。事實上,我習慣在長公眾假期駁假去飛,多於平日請假。這是因為幹自己這行的,手停就口停。而且,自主子回來香港後,我們一年都會飛三、四次,這樣一來也未必需要特別安排一個蜜月了。


2017年3月4日星期六

盟誓

當盟誓許下的一刻,生命也改變了。

「從今以後,無論環境順逆,疾病健康,我倆都永遠愛慕對方,終身不渝。

願主垂鑒我們的意願。」



2017年2月24日星期五

給在天國裏母親的信

親愛的母親,

媽媽,您好嗎?

不經不覺,您離開了我,已經差不多第六個年頭了。對您的掛念,我一刻都沒有少過。雖然,活在平日的我,不多把您掛在我的嘴邊。不過,雖然我知道您走了,但現在身處天國的您,一定比我更開心,更得到主的恩寵。

媽媽,我要結婚了。我相信您在天國,也早知道和感應到了。但我,還是希望以我的筆墨,寫出我的心聲,和與您一起分享我的幸福和喜悅。

七千公里的情緣 (一)

這是一段,相隔七千公里的情緣。在地球上。

大約在六年前的時候,我和她相識了。認識她,讓我有點震撼。這位女子,很特別,很直率。和她溝通,很舒服,不需要什麼造作,不需要什麼迴避。去認識一個人,我一般很快就知道他是正邪,腦筋運算速度。她明顯,是位很好的女子,而且很聰明。

不過,很快我們回到各自的起點。她偏偏,來自南澳州,一個叫阿德萊德的城市。

那是一個,我只曾在中學時上人民地理堂時,聽過的城市。

2017年2月18日星期六

七警與狗官

「七警」打人案有判決,罪成。

很多人問我睇法。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出得來行,遲早都要還。動盪時期出得來行得那麼前,被人打是償還的一種;同樣地,打完人的那班,被法治制裁亦是另一種償還。

在我來說,這是一個人聰明與不聰明,高手和低手的分別。出來佔中的,大有人在,有些人會被人打到滿頭血,有些人卻不會。而當差打人的亦大有人在,有些會被人斷正,有些卻不會。

我的問題反而是:為何要罵法官是「狗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