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4日星期二

聖類斯中學校歌~ALL HAIL

聖類斯中學九十周年晚會,座無虛席,在會展筵開二百一十八席,創了全港中學校友宴會在會展中最多檯數紀錄。

晚會當晚,非常開心,非常高興,重遇許多至愛的神父老師,舊生,死黨,眾師兄師弟,和許多我敬仰的師兄,甚至是幾十年無見的同學。整晚,我都在會場穿梭,手提電話不停響著,根本沒有真正吃過檯上的食物。

整晚流程尚算不錯,除了尾段學生演唱過長,令部份舊生離去,沒有在結尾時段,集齊二千人一起唱校歌。



2018年4月22日星期日

聖類斯九十周年校慶

母校聖類斯,慶祝創校九十周年。

今晚,會進入這一年慶典的高峰。將在會議展覽中心,筵開二百餘蓆。大家,都很期待這晚的來臨。

這段日子,籌備慶祝的事宜不少,包括出了不少精美的九十周年有關的紀念品。作為母校大粉絲的我,幾乎把所有的紀念品,都掃清了。

一片喜慶的背後,我不禁,有一點反思。

2018年4月2日星期一

空姐穿褲

最近閱報,得知某航空公司空姐,爭取工作時穿褲。

我的文字要再清晰一點,她們是爭取可以選擇穿裙或穿褲。該航行公司表面順應空姐要求,指「下次改制服時,在設計藍圖上加上穿褲的選擇」。報導說這樣空姐就可以在三至五年後,有權「著褲」。

真可憐,我們這些做慣律師的,一聽就知道這句完全是廢話。要看清文字,人家是說在下次該制服時,才讓設計師加入褲子的選擇。這意味是,設計可以加入,但未必一定要考慮,最終還是由公司決定。三五年後,嘈吵的那班空姐不是離職,就去了當地勤,到時有人嘈再算罷。這樣,航行公司又過了關。

問題是,空姐應不應該不穿群,而穿褲子呢?我覺得,這不會是一個「具爭議性」的問題。這卻是一個「具話題」的問題。

心情

寫文的這一刻,正在澳洲阿德萊德

趁著復活節,來了一個短短的旅遊。本來想去日本的,找找機票,竟然發覺在復活假出遊日本各地的機票,竟然比起去澳洲的機票還要貴!這是什麼的道理?既然也要付上那麼多錢,就不如重回澳洲好了。

這陣時間,一直提不起勁來寫文。

2018年3月4日星期日

減壓

週末,和一中學朋友晉午飯。

同學是一名醫生。午飯後,大家還有點時間,就一起去了灣仔188,做宅男。在逛框商場,看看影碟,看看玩具,大家又一齊變回大男孩。

期間,他問我有無吸食雪茄。我當然答無。相識我的人,都知我極之厭惡香煙之類。我害怕和厭惡的程度,有點達致強迫性之避開。

當然,我厭惡,也不會干涉其他人自有的喜好。您不在我面前抽,讓我吸二手煙,那就可以了。

2018年2月15日星期四

這樣的狗年

這個狗年,好像怪怪的。

原來熱鬧喜慶的農曆年前,卻來了一宗大車禍,換來的,是份憂傷。

本來不想在農曆期間,再說這宗悲憤的新聞。始終,心有念掛。

2018年2月3日星期六

大瘜肉

之前照腸胃鏡,一直很害怕。

我就是這樣的,對一切的身體健康檢查,都一律有恐懼症。常常害怕,自己會中招,縱使綜合各因素,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但自己總是很怕,怕得要死。可能,這就是所謂男人一般的諱疾忌醫罷。

不過,怕還怕,檢查也是要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