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3日星期三

桃花島舊文記事

這一期,社會上發生了很多事。

這包括換了特首,幾年前示威暴動人仕相繼比判罪,和最近佔中少年刑期比加至入獄,甚至是法官在判案後被責罵,司法制度是否再獨立等。相信有不少島民,也希望我寫寫,給些意見。

其實,我真的不願再寫什麼。因為,我要講的,在2014年佔中前後的時期,已經表述過了。有不少文章,更是在佔中事件醞釀前,已經道出。















整件事,從宏觀一點說,從我學生時代對回歸後的看法和預計,到佔中前到事件發生,甚至預示事件最後應該會出現一場暴動,到未來2047年後的願境,都一一像劇本般,展現在眼前。

我不是風水江湖術士,我只是一個喜歡讀和研究歷史的人。歷史上證明人類是有某種劣根性,而中國歷史也證明中國人更有某種特別劣根性。幾千年來,中國人沒有,也沒有嘗試去超越過往的歷史。我們的歷史還不斷在循環。



現在不少從政的,無論是左或右,位位事後炮的走出來,說不支持當年的所謂勇武,完全彷彿忘記當日正正就在背後潑火盞油的,推那班年青學生出去的,就是他們。

坦白說,新的意見,已經沒有。當日寫的,您還記得的,可以一起回味一下。細味這幾年來,我們想過,思考過,和活過的一些事。就讓我從列在2014年,7月至12月的一系列文章雜選。


在自己重閱以上的文章時,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當初要講要寫的,早以寫了。

然後,白白看著事情的經歷和演變。您可以說我們生命渺小。我卻說,相比世上其他溫飽也未得到的地方,香港已經是塊福地。

您說,去到現在此時此刻,我還可以寫些什麼?

21 則留言:

  1. 百般滋味在心頭

    aimar

    回覆刪除
  2. 撕破了對方臉皮,攪到對手做到幾肉酸,去到盡回擊自己。

    回覆刪除
  3. 太同意那句: "香港已經是塊福地。" 最理想的結局是能找到政府與社會之間的equilibrium point..

    回覆刪除
  4. 說到中國人的劣根性,我也彼同意島主的見解。幾千年下來,都除不去,就像隱藏在我們的DNA密碼內。代代相傳。看到一些身邊朋友發生的事情,更是摸不着頭腦。小妹早年在外國留學,認識了一些從中國出來留學的女生。她們多是修讀金融,經濟的科目,畢業後當然也不太想回國,有些跑來香港做金融,有些想盡辦法在外地發展,但她們有些有趣的想法就是首選要嫁件鬼佬,最好是美國的,有些跟我說,自己黑眼睛,黃皮膚是改不了,但希望下一代不是。到生了一個金髮藍眼的,又天天教他們學國語,怕他們長大後,不能做一個會講國語的老外,失去某些優勢。看上去真的有點精神錯亂。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首先,我佩服您能从岛主的这些文章联系到“一些中国女留学生”的择偶观,正常人没这么跳跃的想象力。
      其次,每个人个人的择偶标准,对外表的追求,以及在自己理解的外围内最大限度的完善自己,只要不伤害他人,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蔑视呢。歧视嫁鬼佬的,和歧视homosexual,本质上有什么不同?
      最后,大陆的女留学生有的是赤手空拳凭智慧和毅力,有能力留在自己喜欢的地方的独立女性。而且越来越多。不知三十年后,您或您的子女不想“回国”,想尽办法在外地发展的时候,您回想自己今日一番话,会是什么感受。我提前祝您千万不必首选嫁件鬼佬。
      -桃花流水杳然去

      刪除
    2. 算吧啦!無論是香港人,或中國人,我個人認為當你害怕那個體制,想盡辦法逃離,不論是留學,嫁老外,做二等,三等公民。成功在它國換個身份後,換了本護照後。就不要大大聲在外面大呼怎樣愛國啦,做人有點風骨才值得人尊重。

      刪除
  5. 今年 恰巧/不巧 有过两三个香港同事,给我的感觉是他们接触所有跟大陆有关的人立即像全身长刺一样。无礼的外表下我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们“心茫然无所守”的恐惧。但如果把全体大陆人都当做敌人,老实说,香港还怎么玩?没接触香港同事之前,我感觉桃花岛的气量容不下跟大陆有关的人,有那几位做对比,此岛真算是别有天地了,不知道香港还剩几个可以“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的人。
    大概香港只有“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春风化雨,才有可能以“不战而屈人之兵”险胜。可惜这只是纸上谈兵,因为这要大部分港人都有极大的气量和胸襟做前提。和一点点能看清哪些才是真正的敌人的智慧。不才目能所及有此水准的港人,唯药师一人。
    -桃花流水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你这样的岛民,难怪有岛主的孤独与无奈。
      我从来都没说过我爱国。“做为岛民,要有基本的阅读理解能力”。
      我爱的是文言的优美,中华文化中的智慧,不论在哪,我还在,这些就在。您既看不明爱国,也想不清风骨。曾国藩有云,“风骨者,内足自立,外无所求之谓”。共勉。
      -桃花流水杳然去

      刪除
    2. 其實如果桃花流水您一開始從頭把桃花島閱起,您會知道我從小已經對中國大陸有一份濃厚的感情。這包括我從小時候,在改革開放初期,就跟父母常回大陸,看盡當年一地黃沙偏偏的中國。

      小時候,對當時的大陸同胞,有著無限的感慨和無奈。

      長大後,回歸後,做人也不悲不吭。愛我中華,血濃於水,是我對祖國的看法。

      刪除
  6. 多謝島主分享,也難怪島主出文越來越少,10個留言,9個匿名。

    回覆刪除
    回覆
    1. “江海相逢客恨多,秋風葉下洞庭波。酒酣夜別淮陰市,月照高樓一曲歌。”
      匿名又點?留名又點?廣東話又點?普通話又點?出處又點?在處又點?
      都係個句,“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
      -还能是谁

      刪除
    2. 其實島主之前的文章也提及過,在這裏留言,各抒己見的同時,也請留個名字,這是對他本人及桃花島的尊重。

      刪除
    3. 無論是說普通話也好,廣東話也好,我們終歸在島主的博客上作客。

      作為一個客人,尊重主人家也沒有什麼壞處吧?

      刪除
    4. 我觉得岛主希望大家留名是不想有人说一些不负责任,肉酸恶心的说话,不是一定要逼大家registered. 我自上大学读了桃花岛近10年,岛主愿意传授后辈的经验让我少走了不知多少弯路,岛主鼓励后辈的说话让我无数次当败军之将的时候反思再战,我又怎么会不尊重这位前辈。我理解的留言尊重是说堂堂正正的话,留下肺腑之言。
      -桃花流水

      刪除
  7. 其實島主之前也提過為什麼希望大家留言時也留個名,因為桃花島不是一個路人甲乙丙丁的地方。就像我們去探訪人家,好歹也自我介紹一下。
    只於留言是否過火惡心,只要真是有一段日子的島民,你就會知道島主會憑自己的標準把不應該在島花桃的留言一聲不响地一鍵剷走,那管你您是不是匿名。

    回覆刪除
    回覆
    1. Terry,您可以在島內升級為高級島民。

      刪除
  8. 香港人,呢幾年被本土思潮引導,視野變得非常狹隘。但其實,香港從來都係一個華洋雜處的社會,講的是實力,不是身分。足球如是,其他亦一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問題是,回歸前港人覺得拍鬼佬籮柚,是身份象徵。
      回歸後要拍阿爺及其子弟黨籮柚,是喪權辱港。

      帽子,都是自己扣上去的。您要食飯定食啖氣,是選擇。

      更何況,現在的情形和以往每個朝代末年時的民變情形,還差太遠。要革命?相信要人人乞食先可以。當您看到香港街邊都是餓死凍骨,那時才革命罷。成大事,要天時,還要時勢。

      純粹搞幾場暴動,只會令到自己被綁得更緊。

      刪除
  9. 再細看島主那篇「心中又一席話」,真是感觸良多,也因島主對中共歷史的了解,而在大學時代已預料到香港的命運。真係幾無奈,只嘆港人太深信小平同志那句「港人治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那個廣告威力,和對低估中共對基本法的演譯能力,怎樣說人家中共青頭仔時,也是叫天天口號攪亥命起家,點會咁易比班靚仔靚妹喺佢個場玩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平同志其實也沒有誇張和說謊。

      我深信以他從一生人的奔波歲月,由軍閥到內戰到抗日都再內戰,看到的一個中國演變,又怎會看不到五十年後中國會在經濟實力上超越香港?這個我無名小子也看得到,一個飽歷清爽的政治人物,又怎會看不到?

      中國人從人類歷史上,是其中一個做生意和尋找財富,囤積財富最叻的一個民族。五十年只要不再混亂,要翻幾翻絕不出奇。而要用五十年逐步改變港人港地港思港想,也不是很難的事。當中,不斷移民溝淡港人,已經是控制的一步高棋。

      很多時,高手政治所做的東西,普通市民是意會不到的。被您意會到人家就不叫高手。這正如英國佬從來都不給民主港人(最尾幾年係搗亂而不是真的給您民主,因為俾左您97後都會打回原型),香港人也被馴化得貼貼服服。

      現在您班友仔又想借d倚起革命?人地幾廿年前已經咁早,仲打埋個江山返黎。您現在舉起條尾大陸都知您想點。

      刪除
  10. 請問
    你乡下邊度 (^▽^) ?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