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3日星期一

大龍鳳手鈪

結婚在即,很多事都在籌備中。

我弄這場事,可能燒得起銀紙,麻煩事已經被減至很少很少。但也發現,或親身感受傳統婚禮習俗中,一些不討好的地方。

其中,就女家親友送「龍鳳手環」。

眾所周知,女家親友送打金龍鳳手厄給女新人,一般都有一個附帶條件,就是在酒席時不會付人情。這樣,就製造了一個可以出爭議的地方。

這次的協議是這樣的。男方付了禮金一筆,但就收回所有酒席人情包括男女方。若個女方一些親友只付龍鳳而不給人情,那男方酒席又會被少付幾條數。當然,可以從另一角度說,這變相是從男方的人情處,取錢用來買龍鳳給自己老婆。但數還數,路還路,數是一條一條的計的。

很多時,女方一邊還覺得自己付「多了」。因為他們往往在打製龍鳳時,其金額已經高於甚至是遠遠高於相對要付的人情,他們變相還覺得「俾多您男方」。這是女家親友的想法。

在男家,老實說,這幾對龍鳳,其實只是成製品,當您四千打一隻,其實連人工連皮費一扣價值可能得千幾二千。再者,那對龍鳳幾乎是一生囡才在結婚當日才戴一次,平時也質疑人生有幾次會拿出來自戀一下。更何況,有幾大機會會「拿去變賣」,除非小弟我男方真是要餓死老婆溫臭屋。因此,當女方親友付了龍鳳,其實男方的人情被說直點,根本是蝕掉。

當年,我們都做過女家親友,老父也說我們打了大龍鳳,就不用付人情。結果一家五口就是這樣去白吃白喝。得來的結果,就是被所謂最親的親友所冷待。

因此,我常常覺得,這種古老的習俗,是否恰當。畢竟,女方都覺得自己付多了,但同時男方卻認為自己一個仙都收不到。無論您怎樣辯護,這是一個大家心裏都屈著的一個事實,一個疑團。

我有和主子探討這問題,但主要是純粹為邏輯去思考這個問題,不大是出於金錢。打隻區區大龍鳳,有多少錢?量所有女方親友所送的大龍鳳加起,我想都不會多個我送給主子那隻Tiffany求婚戒指的一半甚至是三份一價錢。

您亦無奶油叫女方,變相叫女方親友不送龍鳳,折現人情。我知道會有人這樣做。但龍鳳始終是女方結婚禮物,道理上也無奶油要老婆收少了禮物,來貼您男方的人情。因此,說到這裏,您會覺得其實在這個結婚「Transaction」中,涉及的方面和利益關係,可以很多和很複雜。

因此,我個人認為最「烏托幫」和最理想或幻想的解決方法,是女方親友既給龍鳳,又付人情。但又有幾人會這樣做。這樣一來,女方親友又會覺得自己蝕了。

我的處理方法,當然是欠了的人情,就欠了。好說不好聽,我在那個級數的酒店擺酒,擺一檯蝕一檯,除非位位付上幾千人情。這場酒,我本來就是讓大家開心的。錢,不要常常說是蝕,搵來就要使,使也要使得合時合理合情。主子的大龍鳳當然要受,這是她的結婚禮物,一生人得一次,不可以轉讓變相來付我男方的人情。要怪的,只是對方因送禮而變相少付了。

這種送大龍鳳的傳統,我懷疑是在以前,打金比給銀票來得有「價值」。古代社會,無銀紙概念,最好就是收真金白銀。加上連連戰亂,幾廿年裏大清銀票、民國、共產黨再到台灣、香港澳門還未計日本軍票,真是拿金好過拿銀紙。

這是時代遺留下來的結果,時代遺留下來的產物。坦白說,我稍為蝕得起這些,才不會懊惱。

我完全明白,為何本來好地地弄的一場喜事,會最後真的弄至大龍鳳出來。甚至,是分手收場。您明知傳統是這樣,您還要繼續跟來做。

世界,就是充滿著這種無奈的悲哀。

8 則留言:

  1. 籌備婚禮已經夠多煩鎖事,還要計算誰著數誰蝕底,真的很無癮。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是一份經驗。也不是什麼太難搞的。

      刪除
  2. 結婚係你地倆個大日子,最緊要係主子開心就OK啦。這些傳統婚禮習俗都只不過係金舖商人迫大家覺得這些是必要的。

    想起當年,本人就不知暴走多小次,還想過私奔算。若不是老爸眼淚制人,真的不會搞這麻煩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只是邏輯道理上討論,對我沒有任何所謂。反正涉及的,不是什麼錢。

      不過,結婚之事,有些人覺得當中事沒有什麼,有些則無限放大。這是層次之分罷。無奈。

      刪除
  3. 我最讚成兩個人旅行結婚,回來跟常來往的親戚食飯就算,疏的就派餅,那些傳統嘢可免則免,反正做到怎麼樣,都有那些三姑六婆講閒話,好過為了攪場大龍凰,弄到整天跟老婆舌劍唇槍,煩死。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呢個世界唔至牽涉既親友三姑六嬸,就連九吾答八既人都會關事。

      世人就是如此。

      刪除
  4. 三姑六婆討厭得很,億一(萬一不足以形容可能性之低)有一天我撞邪走進「圍城」,也是旅行結婚。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三姑六婆有侮辱女性之嫌,是性別歧視呢。
      呢方面,很多男人都不遑多讓。

      刪除